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虚谷花鸟画形式美研究

虚谷花鸟画形式美研究

编辑:Admin      时间:2018/04/04     浏览:972     来源:艺默网

虚谷花鸟画形式美研究(节选)

作者:卢肖璀

虚谷的绘画技法,师法弘仁、程速清苍劲一路,善用侧笔的逆势、中锋的稳健,相互交替,变化无穷。线条富有韵律,时而如锥画沙、时而如斧削下,秀劲并见,刚健而不流滑。很多画作几乎是白描起稿,然后敷以淡彩,运笔清劲利落,富有节奏感,虚谷不单把这种清脱苍劲的用笔方法表现在山水画中,也运用在花鸟画的创作上,给花鸟画一种崭新的格调。
    虚谷的画有海派画家所共有的笔墨清新的一面,然而最宝贵的还是虚谷本人对艺术独特的理解,敏锐的观察及独具匠心的表现方式,对于事物的描述,像垂柳、奇石、竹林,总是能抓住它们不同的体态,而对于动物像是松鼠、金鱼,又能把握它们的不同特点。如果仅仅把这些特点如实的展现在宣纸上,并不能体现出中国画的艺术魅力,虚谷的画,高超之处便在于此,他的画中,对象的形象动态并不是如实的反应,而是经过自己艺术上的加工创作,通过对对象进行美学上的处理之后,表现出来源于现实而高于现实的艺术特质。他吸取前人观察事物和如何表现事物的长处,继承了弘仁的清劲,新罗的技巧,金农的朴实,展现出一种别具一格的形式美。
    虚谷画的许多蔬果花卉,幅式都很小,造型极为简略。但他的用笔设色细腻动人,抓住了事物的本质特点,既注意物性又注意画面的节奏和章法上的新颖,创造出一种“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因而他的画能够超然象外,耐人寻味。在对物象形体的理解和处理方面,虚谷与欧洲现代绘画之父塞尚很近似,都很注意对象的体积感的描绘,不同的是虚谷的画展现着东方艺术性格特色,有异曲同工之妙。形式作为绘画艺术表现的关键固然重要,但它必须来自画家对客观具象世界的充满情感的新鲜感受,笔墨因人而异,当随时代而新。虚谷所创造的中国画形式美及作品所散发的艺术魅力直至今天无不为人们所陶醉。形式美贯穿虚谷作品有如下几点体现:
1 图物喻志的构图形式
    虚谷的作品,章法摆布非常讲究。他善于调理把握章法的中、偏、正欹、平奇、虚实、轻重、藏露与布白。使画面空灵,有强烈的空间感。这在长条画幅上表现尤为明显,横斜排列巧妙,气势浩大,敢于突破常规。平中求奇,从而达到静中有动,虚实相生,生意盎然。
(1)虚谷的构图很有趣味性,在当时他就有强烈的创新意识,例如,静物、很平常的蔬菜水果,在他的画笔下,很巧妙的将事物图物化,就是把一般的物体用圆形、三角形、圆锥形、狭长不规则的长方形、“井”字形、“女”子形等加以描绘,反映自己内心对事物的认识与追求。交叉用线,如同数学的“加减乘”,在描绘对象的同时,很巧妙的结合了作画者自身对事物的认识和概括,做到了用笔简单利落但表现的事物形神俱全,对水蜜桃、藕片、葡萄、竹笋扁鱼的画法,更罕见的以简取胜,虚实相生。
 画中的仙桃本精心安排组成一个三角形(图1),构成一幅版画的基本结构,先使用浓墨染出形后,再用焦墨精心勾勒桃的外部轮廓,画面中的干涩,湿润形成强烈的对比,使人感觉到仙桃果肉的饱满之感,富有韵律感的线条,使画面别出心裁,韵在其中,回味无穷。
(2)谈到以简取胜,以虚谷的葡萄造型为例(图2),可谓是简到极点,葡萄外形的整体先用淡墨写出一点,再用焦墨精心勾其轮廓,再设以淡色,逆锋、中锋、侧锋一笔下去,使看似简单的一笔,但绝不会枯淡,更是能表现出一种别趣,把普通的葡萄表现的灵气逼人。
(3) 虚谷画面中的韵律如乐符一般,如“竹笋扁鱼图” (图3)造型夸张,扁鱼的尾巴被画的十分短小,嘴巴小巧有型。鱼的眼睛更是别出心裁被画成了方形有种鼓鼓的感觉,更增加了立体的视觉,突出了生气,有种灵动之感,扁鱼的肚子是鼓鼓的,整体造型看起来,呆呆的却不缺乏生气,体现出虚谷对事物把握时的趣味。而竹笋正好是一尖长的圆锥形,两者够长一图,方圆对比,合乎自然物态,这种强烈的形式感,在虚谷的给花鸟画中似乎信手沾来,物为常见,但透出几分诗意,十分雅致,在心理上还是达到了一种平衡。画面的结构是以审美为前提,形式如骨、笔墨如肉,两者相辅相成,表现正是画家对自然的精神体验。


(4)虚谷画面上的留白和布虚。中国哲学以“空而不空”为美,中国画与中国哲学有密切的关系,老子就曾提出过“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美学论题,他认为最美的声音就是没有声音,最美的形象就是没有形象。这就涉及到了“无和有,虚和实”的关系,老子认为这两者是一种辩证关系,有无相生,以“无”为本,而人们可以通过从“有”中去体会“无”的境界。“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总是要有某种具体的“声”和“形”来暗示、引导、象征,方能让人联想和体会到“空”“无”的境界和意趣。他把这种理想的“大音”、“大象”看作是体现绝弃人工、为人自然的审美特征,是一个有无相生、虚实相成的完美境界,含有无以言说的美妙和回味无穷的意境,给人以丰富的想象余地,这实际上就是中国古代艺术意境的主要特征。虚实作为一种表现形式是为了深化主题服务的。画面构成中必须有虚有实,虚实呼应。画面主题要实,陪体和背景要虚,虚是为了突出实,应该藏虚露实,不能平均处理。空白的处理也就是画面的空间设计。有人总想把画面充分利用,总想把物象安排的满满的,认为画面留有空间是一种浪费。其实这种构图往往使人望而生畏,留不下一点印象。例如《篱菊图》(图4), 黄白菊花于矮篱前绽放争秋,以双线勾花、水墨点叶,笔笔送到,拙秀相生,黄菊枝叶以青叶相称,杆子淡淡的赭色,两菊虽枝叶交杂,却密而不乱,层次分明。背景大面积的留白,充满空寂寂静之意,更加表现出菊花与众不同、超凡脱俗的气质,通过巧妙的留白更加传达出画家心里对物象的精神意趣。绘画中的留白布虚正是这意境的体现,白是为突出主题而留空,白不是无画,而是不画之画;虚是画理的需要,与实处相生发,形成鲜明的对比,更突出主题。对于绘画中也有的留白和布虚,这里借用评论诗句的话来说就是“超以象外,得其环中。”“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这里着重说明创造完美意境的关键在于对于“虚”的把握,发挥“虚”的作用,要善于以实出虚,而不能拘泥于具体描写的实的部分“超以象外”之作品不能受已经展示出的意象的局限,而是要看象外的虚境,这才是更能体现出作者情思的重要部分。“得其环中”指的是作品中虚的部分实际上起着支配一切、控制一切的作用。这样才能创造出一种“象外之象,景外之景。”绘画的审美与赏析诗歌也有异曲同工之处,唐代著名的诗人王维的诗,就被公认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可见诗画也是不分家,尤其是国画的大师们也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深谙中国古典美学的标准,并把它们积极体现在自己的绘画之中。留白布虚也是中国古典意境的一种表现方法。
宗白华先生在《美学散步》中所讲的中国山水画是“超脱了小己主观地位的远近法,以写大自然于一里山川”,“中国画里的空白在画的整个意境上并不是真空,乃正是宇宙灵气往来,生活流动之处”,计白当黑,说的就是从空白所体现出来的精神角度来体会的。
明代董其昌的画,便是留白的高手,现代黄宾虹的画,便是布虚的佳作。黄宾虹说过“画如布奕”,像围棋要多做“活眼”一样布虚画意,而虚谷画中留白、布虚可谓是技高一筹,再如《柳条松鼠图》(图5),松鼠蓬松的大尾巴敏捷顺柳枝而下,真是体现出了速度与激情,主次分明,草草数笔却富有节奏,表现出尾巴的质感,颇有神趣,令人回味无穷矣。
2富有节奏的笔触形态

  虚谷作品有一种净化了的线条——书法美。书法作为流动的线条,线条的长短曲直直接反映作者的情怀,所以中国画极为重视书法,唐代张彦远说:“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于用笔。”(《历代名画记》)南齐谢赫“六法论”第二法即“骨法用笔”。中国古代的诗书画都有一个共通的艺术要求,就是追求自然,这从庄子的思想中就有深刻的体现“无一人灭天,无以故灭命。”强调要尊重自然事物客观存在的内在规律,而不以人的意志去任意违背它。这种哲学观点反映在文艺美学方面,就成为崇尚自然、是生命状态的反应,反对人为的审美标准和艺术创造原则。中国画得法自然正如郑板桥的诗句:“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异二月花。”深秋的树以余下很少的叶子,正是造化的删除法使然。画面中的画龙点睛之笔往往是最简单的一笔,这种美是自然的。纯粹的,甚至是孤单的、顽强的,并不是富贵大气代表着美的最高法则,中国画崇尚的就是简约,简约而不简单,因为这种简约蕴含着自然界的事物内在的生命力,并且能用线条加以描述造型,又能出新的构画思维,因此对画家线条的掌握和运用要求极高。这在虚谷的作品中表现十分突出,他的作品中蕴含着自己的书法艺术,独特艺术内涵借此流露,从而更好地体现出作品的精神内涵。这也是虚谷作品能影响后世的重要原因之一。
    观赏虚谷的作品,常常能看到一种对自由的向往和憧憬。他的画作给人一种流动的感觉,表现对象毫不呆板,轻松自在,表现方式多彩多样,妙趣横生。他不同于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他是将书法用笔,以书作画,取法“二邕“的非白俊俏仙笔、独抒己意、笔锋清朗,巧妙的将其用到了自己的绘画作品中,笔趣是虚谷绘画中的最大特色之一,是一个画家整体的、本质的风味,可能很多大家的作品在笔迹上可能有些不同,但笔意、笔趣可能完全一致,把书法引入到绘画中,又以笔趣体现出来,是靠用线的艺术。虚谷的花鸟画,画面上时断时续的轮廓线,很自然的把笔趣在作品中发挥的淋漓尽致,表达了作者对生活的热爱,使作品富有人情味。例如,李可染用笔,整、重、劲、凝,石鲁用笔,尖、硬、老、重,张大千用笔,爽、秀、整洁,黄胄用笔,拙、狂、急,齐白石用笔,刚中带柔,而虚谷用笔,趣、直…….运笔的轻重、虚实,转折顿挫,状物又抒情,兼备造型。从书法中吸取的经验、技巧使作品如音乐旋律一般更加的表现出了艺术家的魂灵,画面简洁、明了,恰到好处,给人以清新脱俗美的享受。
虚谷对物性的敏感,造型技巧的要求,有极强的观察力和概括力。如作品“兰草 竹石”,笔势抖动,苍劲,古奇,使线条刚健俊秀。浓淡干枯构成节奏,行笔快慢构成节奏,线条长短构成节奏等,最后形成画面视觉上的平衡,清新脱俗、气质高雅,强有力的书法工笔落款是画面不可缺少的重要一部分,什么风格的作品,就选用什么样风格的书写落款,这样可以使作品整体浑然天成,给人以强烈激情的视觉盛宴。
如《黄耳图》(图6)一个貌似狐状的犬神气十足地坐在地上,前腿直直站立,挺胸昂头,举目远眺,不可一世之态跃然纸上。形象生动可爱,情趣盎然。犬以泼墨写意画成,几笔大的墨块概括出犬的站姿,用笔流畅,准确的用墨把该犬的头部结构清楚的分割出来,黄毛蓬松,大尾巴拖到地上,胸成白色,再用浓墨点睛,中锋细笔画须,把该犬描绘的非常神气,很有画意,处处见笔,很是可爱富有情趣。犬的上部有一丛杂草,呈拱形向下弯垂,宛如一把伴伞,正好为犬遮风挡雨,像是迷失的孩子找着了自己的家,让人浮想联翩。杂草的用笔如草书一般一气呵成,长线短线构成节奏,运笔快慢构成节奏穿插关系虚实构成节奏,笔趣气韵贯穿始终,用线干涩和犬的墨块形成鲜明的对比,犬的周围再用淡墨烘托,整体突出犬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甚是迷人。
3尚神尚韵的艺术追求
虚谷的画极富意趣,善于运用巧妙的夸张、独特的变形,这也是他绘画艺术的一大创造。这独特的神韵兼并的艺术表现手法,我们可以从真、简、直三方面来进行赏析虚谷艺术的人生观。
(1)“真”: “真”就是从客观上把握事物的本质,并以此为基础,经过主观意识上的艺术加工处理,加以大胆的主夸张、变形,以达到更传神的高超的艺术境界。天地万物关乎真情写照,“真”是画家对物情、物理、物态的观察与内心的一种精神传达,“真”有具象的真,有意象的真,但对画家来说不管是哪一种精神追求,采用哪一种表现手法,都是对存在的生命本体的一种认识和追求。如故宫博物院藏《大蒜扁鱼图》(图7),扁鱼的身体被画成一个圆饼形状,整个头部只有嘴巴和鱼鳃组成,而扁鱼的尾巴外形细小。夸张的对比,使得扁鱼的造型显得幽默,但又深藏趣
味,看起来新奇又真实生动。再如《湖中风味》(图8)表现的是代表高洁之气的荷花,由于荷花有“出淤泥而不染”的特性,历来文人都爱表现这个题材,图中打破了过去人们对荷花常规的画法,不是直接去画荷花,也不是画荷叶,只画荷藕和几片摘下来的荷瓣,直切主题中“风味”二字,像是切片的莲菜旁边点缀着花瓣,一盘美味展现在观赏者的眼前,似乎很是可口,清爽,这种独特的切入角度使人倍感新颖,而且画面有自然、逼真。整幅画造型以写实为主,夸张而不失真,用笔自然洒脱,以线造型,简练概括,得法自然,极具趣味。
    (2)“简”:在中国画里“简”是画家对物象所表现出的不同意象的一种艺术提炼。也是中国画重神韵的一个表现。在中国画的传统审美观中,重视和观察对象所表现出的神韵是画家艺术气质的体现,在中国传统美学中,神韵,是指一种理想的艺术境界,它的基本美学特征是自然传神,韵味深远,天生化成,而没有人工造作的痕迹。这从神韵一词的最初原始意义可以看出来。神韵,最早见于南朝谢赫的《古画品录》,所谓的“神韵气力”,就是指“气韵生动”。“气”只生气,就是人的生命活力;“韵”,就是指韵味,含蓄蕴藉的余味。神韵、气韵的相近,都是指绘画的传神写照,韵味悠远而言。这一点古今皆然。看看1973年长沙子弹库楚墓《人物御龙帛画》上的人物神态,那种人死归天昂然自若的神情表现,实在是简练而传神的。再看宋代梁楷《李白行吟图》简笔画,寥寥数笔而表现出李白的神情风度,淋漓尽致,神形俱佳。另外,明代徐渭《牡丹蕉石图》也是把芭蕉之神之生命描绘其质感的代表作。“简”就是对造型的大胆取舍,中国画尚“化”,笔墨画即以少胜多,以简取胜,以单纯致丰富、知白守黑、虚实幻化,而表现出一片天机生意。虚谷的简,来得狠,舍得妙,手法高明,以简取胜。如故宫博物院藏《猫碟图》、《红梅狸奴图》的画猫角度,取昂首仰视而使眼睛、鼻子和嘴巴眯于水平的细细一线,平常食物经虚谷的取舍而顿生奇思。另外,虚谷有很多画蛇的作品,代表作品如《木石赤蛇图》(图9),画赤链蛇虬结于枯树枝上,把蛇用一笔概括,大胆舍去其全身所有的关节,和枯树枝扭曲一团而频吐长芯的狰狞恐怖相,这不能不赞扬虚谷在造型方面“舍”的高明,整个画面笔意古简,耐人寻味。画家以简笔草草写出物象,表现出画面慌冷孤寂的萧寒意境,可谓是妙趣横生。
    (3) “直”: “直”又是虚谷用笔用线的一个明显特点,在他的画作中,线条一般表现的非常简练而又有一种凝重感。并且以直方组合的形式,勾勒出画作对象的神情韵味,而不是简单地外貌形体。他的画在行笔用线的时候,如写草书一般挥洒自如的泻下,落笔又似楷书的凝练厚重。其笔势收放自如,节奏快慢有致,彷佛沙沙作响。,强烈的韵律感总让人意犹未尽。宁方勿圆,顿中见力,见棱见角,下笔肯定,无不体现着他本人强烈的个性,是画家心理自信的写照。如《开到人间第一花》(图10),繁杂的树枝,淡开的花朵,点染出春天的一片盎然生机。整幅图勾画的饱满充实,用笔刚正不阿,横竖穿插有序,树枝上梅花点点,令人眼前一亮,自题“开到人间第一花”,充分表达了画家对梅花的赞美之情。画面往往运用刚性率真之笔,短促勾皴的焦湿墨色对比中显示出与众不同的穿插关系,虚谷与众不同的用笔特点都是他人格的外化表现。
4 着色清艳的形式美感
    一幅国画的色彩清丽淡雅或是浓墨重彩,也是决定这幅画作是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中国画不把变动中的颜色扑捉看的重要,而是先行归类,随类而赋彩——归类的依据是阴阳五行、气化、物类之道与理。由于五行之理或万物类别是“东方甲乙木,木色青”,于是画树木统一以青色染之,不管它柳、杨、松、柏、槐之别,只以“木类”归属之。比如水墨浅绛画里色,一般只用青和黄(赭石)两色,实际上是天与地的颜色,加上水墨的黑白色,中国画墨分五色,“运墨而五色具的”的思想是中国画的传统。花鸟画的构图一般很简略,虚谷的花鸟画敷色淡雅,重视色调的统一与淳朴的美感,用色团状分布在画面上,大笔摆布有序,留白讲究,画面很整,富有视觉冲击。由于他世家为僧的经历,什么都看淡了,在用色上追求画面虚静、空灵的境界。还表现在他敢于使用纯色体现清奇的构思。他还善于在色纸古金笺上使用白粉,使其白色荷花、仙鹤毛片和白粉含石绿的折枝兰花等,显得栩栩如生。如《竹禽图》页中在一片淡墨点染的竹林之中,鹤身的颜色巧妙地用藤黄加以体现,表现出一种难言的幽艳之色;《鱼藻图》作品中,水藻的颜色本是翠绿清雅之色,着这里却用淡雅的花清色取代,另有一种别致的意蕴。而用色彩艳丽的白色和红色,画得金鱼更是表达了亮出一种强烈的对比;上海博物馆藏《桃实图》清桃用头绿石绿的绚丽之写,都体现着色越艳、气越清的视觉效果。该视觉不伤高雅之气,更合世俗之赏。再如《竹鹤图》(图11)两只丹顶鹤正悠闲地立于平坡上,身后翠竹相映成趣。构图方式独特,双鹤立于画面中心位置,而墨竹作背景,以淡墨为主着,色清雅,朱砂点其头部,更加突出两只丹顶鹤仙逸的神姿,顶上添花,将鹤的形态、神情、动势已被表现的淋漓尽致,使画面丰富生动,主次分明。
5 整体和谐的精神美的传达
    整体乃一切艺术之魂,马蒂斯说:“没有整体的形,细节画的再好、再出色,也毫无价值。”作为绘画艺术来说,掌控全局是经营画面的重中之重,作画的每个阶段都要牢牢地把握整体,在观察整体的同时观察局部,在观察局部的同时把握局部在整体中的位置,始终保持同步。正如中国古人对整体意向美的推崇一样“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据说羚羊在晚上睡觉时,会把角挂在树上,并把身子缩成一团,这样最灵敏的猎狗也闻不到它的气味。无法找到它的踪迹,在这里就是说整体意境的精彩绝伦而又浑然天成,讲的就是形象上的浑然一体。虚谷的绘画语言并不是一味的追求形式,在探索技巧和形式的过程中,始终注意整体和局部在画面中的重要性,局部的形式美,不完全是单纯的形式,因为如撇开具象的物、整体的形,就会减弱美的情趣味道。
    虚谷的花鸟画,画面含蓄耐看,赋予了形式和笔墨,局部和整体的生命力、亲切感。他一生总在开辟自己新天地的同时,探索花鸟画的新体式,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社会责任感。一切为整体服务,整体是虚谷花鸟画中的一条主线,无论构图、线条、设色、着墨上,都是为了达到最后的整体和谐,内在与外在的统一。如作品(图12)《杨柳八哥图》:这幅画作从整体上来把握,新颖的构图首先吸引了观赏者的眼球,画面色彩表现出一种淡雅舒适的情调。画面中,重点突出,疏密有致,所以形成一种虚实相生的意境。这种意境是一种若有若无的朦胧美,似实而虚,似虚而实,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形成一种可望而不可至于眉睫之前的感觉。再看八哥的画法,姿势俊奇,倒挂俯冲斜下的一瞬间,似乎能听到藏在枝条中的八哥,欢快急促的鸟鸣声,渗透着画家对自然形态的把握能力和对艺术的感悟,作品用笔统一,着色整齐,贯穿始终,落款和画面十分和谐,始终把整体放在第一位。
    虚谷作品无论尺幅大小无不对画面整体有着非凡的把握,如图:杂画(图13)《香远溢清》,此画虽小,但神韵俱佳。画面中由一组荷叶和一朵正在绽放的荷花为内容。荷叶用淡墨色渲染,并用枯笔勾出叶脉,大片的荷叶簇拥在一起,呈现出极强的生命力,素雅洁白的荷花挺立于荷叶之上,似有清新的香气从荷塘中溢出,给人以无限的想象和美感。让人一下想起温庭筠所写的 《莲花》:“绿塘摇滟接星津,轧轧兰桡入白苹。应为洛神波上袜,至今莲蕊有香尘。”整体技法统一,以块面为主,清新高雅,出水芙蓉,说明画家对事物本质的观察和理解极为细腻,什么样的物体用什么样的表现手法,在整体中力求和谐,使所描绘的事物生动、迷人。如图(图14)《清篁着露》图体现了虚谷对自然事物观察,对传统绘画技法理解和运用,和对画面整体的把握能力。图中几根老竹横空出世,斜长出来,穿插有序,竹竿以淡墨写出,苍劲有力,近处的竹叶墨色甚浓,给人以叶叶着枝而极富生命力的视觉感受。墨色淡然的枝干远处几点竹叶则使整个画面虚实相生,疏影横斜,笔墨稳健老辣,沉着畅达,韵味十足,整体透露出 虚静空灵之美,仿佛有音乐流出。










返回

029-82031000

周一至周日:9:00-20:00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加入

关于艺默网
艺默概况
行业资讯
国际交流
艺术名家
备案介绍
备案查询
版权登记
联系我们
服务中心
艺管家
拍卖
质押贷款
艺默学堂
公益慈善
策展出版
正和人力资源
旗下品牌
大极
大师传人
古渡
兰亭术语
儒裳
联系方式
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曲江行政商务服务中心T35号
zishiyishupin@126.com
www.art-moo.com